爱上他的饶舌,爱上他的韵律,爱上他那充满力量和感情的音乐,爱上他那拉丁味的“viva la revolucion”,因为IT,我入了政治说唱的坑。

基于对IT的敬意和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IT,作为一个极其业余,最近才听说唱的伪嘻哈乐迷,斗胆来写了这篇小文,介绍IT和他的歌。

在这个德国禁止教师罢工,美国和朝鲜握手,中国中学生们歌颂2035中华盛世的美好时代里,在美国还有人自称革命者?

在歌词充满女人,豪车,金钱和毒品的说唱界,竟然有人自称革命者,呵呵,反革命装逼犯吧。

连美国人都看不下去了,唱片销量20万和销量1500万的说唱歌手对比。IT简直是说唱界的一股清流。

社会主义,阶级斗争,贫穷,宗教,贫民窟,财阀,政府,帝国主义,经济,种族歧视,这些政治术语充斥着IT的音乐。

IT出生在秘鲁,同时拥有黑人,印第安人,西班牙,法国血统。虽然从小离开了秘鲁,移民美国,没有经历秘鲁的革命,但美国黑人哈林区的底层生活,多次的监狱经历,同样在资本主义的心脏地带,锤炼出了手握音乐武器的革命战士。

在viperrecord的网站上,有一段可以称为IT自述的个人简介,感谢网络上各位IT粉丝的翻译,我借助大家的翻译和IT的其他资料,整理了IT的简介。

Immortal Technique,原名Felipe Coronel,移民到纽约,被关进过监狱。监狱中,他专注于音乐。侵略性的说唱风格让他在说唱battle中声名鹊起,他的第一张专辑靠口碑相传。不愿为主流而改变,他坚持独立风格。他的作品深入全世界真理追求者的内心,IT的革命是是通过音乐对抗世界不公的探索。

1978年2月19日出生在秘鲁首都利马的一个部队医院里,八十年代初,秘鲁武装“光辉道路”发动的武装起义,秘鲁爆发内战,他的家庭在1980年移民到美国纽约的哈林(黑人聚居区)。同大多数拉美国家的遭遇一样,美国通过CIA等渠道向拉美国家的傀儡政府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国内的左翼游击队起义。

尽管IT没有遭受第三世界战火所带来的贫困和社会动荡,但他所居住的哈林区同样有着自己的故事。纽约的街头文化哺育了IT,他渐渐迷上了Hip-Hop文化,他也开始在大街上涂鸦,也开始自己试着写点歌词。

在十几岁的时候,他曾经数次被捕,原因据他自述是因为“自私和幼稚”的行为。他进入曼哈顿上东区的亨特学院高中就读,在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后不久,在纽约街头养成的行为方式使他在学校内不断卷入暴力事件,或者跟他的兄弟,或者是种族主义者和中东移民们,IT在纽约州和其他的三个州面临多项指控,包括严重伤害罪。

在意识到被捕入狱不可避免之后,IT开始写下他当时对于生活的想法和他回到自己拉美祖国的所见所闻,他开始追寻来自于他祖父的非洲血统,他也渐渐明白拉丁文化中种族歧视的本质,那就是将受压迫的人民分裂分割成不同的群体。IT还开始深入学习他南美老家那里指导一系列原住民起义的革命理论。

尽管在审判前和审判过程中地方检查官和法官一直要求他出示证明他无罪的证明,但都被他本人拒绝了。他原本将面临5-10年的监禁,但由于他雇佣了一个不错的律师,虽然其他被告最后都告了密,最后他只被判处了1-2年的徒刑,监狱位于城外路程6个小时远的山区内。在那里,IT加倍努力学习和工作,开始整理他写过的歌词和创作的歌曲。除了创作,监狱还锤炼出他毁灭性的力量,在那里虽然他时常和别人打架,但这些比起他和别人的言语之争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也就在那里,他练就了无比的battle功力。这似乎也预示着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1999年,IT回到纽约,在证明了自己的Battle天赋之后,IT开始了胜利之旅,最后在Hip-Hop界确立了自己的地位。残忍无礼是IT的招牌,他在纽约的地下音乐声名鹊起,不久他就在各大舞台和俱乐部内赢得了无数场battle的胜利,而在大街上他参加过的battle比起前面提到的要多的多。他参加了Rocksteady Anniversary、Braggin Rites、SLAM DVD和等机构举办的著名battle大赛,并成为了人们竞相观看的人物。但在一个个battle胜利之后,IT发现,battle再怎么成功就只是battle,与自己做音乐获得成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他逐渐将重心放到了音乐制作上,他随后润色了他在监狱中作的几首歌,准备出一张专辑。但大厂牌们都希望他的歌里能多些流行元素,而非常不喜欢他硬核的街头风格和充满政治观点的音乐。为了证明唱片公司们的短视,IT离开了battle圈,发行了广受好评的专辑《Revolutionary Vol.1》,自己在街头销售,一开始就销售了3000份,到这篇文章完成时已经卖出了超过12,000份。这也使得他成为了02年11期《Source》杂志“Unsigned Hype”(未被签约的强人)版块的嘉宾,《Elemental & Mass Appeal》也发表了多篇关于他的文章。

Tech成名于地下圈,他那残忍味十足的诚实话语和他那充满各类文化的词句使得他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而他现在的决定似乎是那些唱片公司更不愿见到的,他决定继续秉承他以前的风格。911事件后的美国动荡不安,音乐业也受到了冲击,而Immortal Technique用他招牌式的街头政治向人们诉说着一句又一句的真理。他第二张独立发行的专辑《Revolutionary Vol.2》使得他登上了《XXL》杂志、《》,并被03年第10期的《Source》的Hip-Hop Quotable专栏收录,但这一切都只是开始而已…他是Viper唱片公司的副主席,到该文写完之时,他的第二张专辑已经卖出了29,000份,而他也为许多电影献唱,其中更是包括Mario Van Peebles的新电影《BAADASSSSS》。Immortal Technique还与美国最著名的政治犯Mumia Abu Jamal与《AWOL》杂志共事过一阵子。他的歌曲中也经常会叫来Akir来客串演出,他也成为了Technique左右手。他和Uncle Howie唱片公司联合发行的单曲“Industrial Revolution”(工业革命)成功占据CMJ第一名的宝座,而在Billboard榜单上也达到了第50位的高度。他在美国西岸举办的巡回演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04年秋天,他的欧洲巡演也倍受关注。他的第三张专辑《The Middle Passage》于2005年9月发行,2004年末他推出了该专辑中的两首单曲,一首名叫“Bin Laden”,客串嘉宾为Mos Def,歌曲还采样了Eminem和Jadakiss的歌词;第二首叫做“Caught In A Hustle”,在这首歌中你将听到 Immortal Technique为电影《This Revolution》演唱的众多歌曲。该电影是一部伪记录片,于2004年共和党全国大会期间上映,记录了抗议该大会的全过程…

除了音乐和纪录片,IT还参与一些公益活动,Immortal Technique会到监狱和年轻的犯人交流,与移民权利人士合作,为海外的儿童医院筹款。他还为高中生创办了写作补助计划。2008年6月,Immortal Technique和非政府组织Omeid 国际合作进行了“绿光工程”,他前往阿富汗的喀布尔,依靠专辑“The 3rd World,”的利润,帮助Omeid在没有任何公司或外部资金的情况下建立孤儿院。孤儿院已成功建立,目前收容了20多名来自喀布尔的孤儿。

IT一直受到美国政府的监视,政府试图通过查他父亲的税找出把柄,他的护照被没收,每次出国回到美国,都会受到国土安全部的讯问。

2008年3月,IT的第三张专辑发布,不是叫Revolutionary Vol. 3,而是叫《the 3rd world》,在前两张专辑中,IT提出了与白人无产阶级的阶级友谊,第三张专辑的open your eyes与第一张专辑的《The Poverty of Philosophy(哲学的贫困)》相比,IT的国际主义的政治观点发展地更加明确,IT的政治观点不断发展成熟,从最开始的相信阴谋论,到开始用唯物主义的观点分析问题。在这张专辑中,基于国际主义,IT开始分析全球的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根本矛盾。

2011年10月27日,IT发布了《The Martyr(烈士)》,这张专辑收录了IT之前未发布的歌曲和配音。专辑揭示了政治体制的失效,腐败的大企业,新闻网络天天给我们洗脑的歪曲错误的信息等。专辑在发布的第一天就获得了20万的下载量。

在专辑《The Martyr》的主打音乐,IT与其他的政治说唱歌手包括Brother Ali,Chuck D, Killer Mike,共同合作,完成了《civil war》。指出种族歧视,帮派混战,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移民之间地争斗,都是政府的挑动。

IT第一张专辑里的《Dance With The Devil》,堪称IT的绝对经典,六分半钟述说了一个完整故事,一个充满帮派,毒品,杀戮和,充满了欲望、暴力、诱惑和血泪的故事。IT在采访中表示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只不过他把自己代入其中,以旁观者的身份讲述这一切。这个故事的结尾让人满身鸡皮疙瘩,比一部结局反转的电影更令人震撼。可能很少人会听故事结束,歌曲7分钟之后的部分,IT用他那残忍直接的风格,用诗一样的语言,加上垃圾话和血淋淋的真相,像炸弹一样,引爆人们的思想。

IT的歌里也有女人,也有一夜风流,他谈到街头的坏女孩们,与男人们随意上床,得到的只是一顿麻辣烫,哦,不对,是麦当劳。

在这首《You Never Know》的歌中,IT讲述了另一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一个女孩,让他终身难忘的挚爱。我甚至猜测是不是这个女孩改变了IT的一生,让他从一个街头的混混成为一个革命歌手。

IT在歌中讲述这个别致的女孩,美丽,智慧,女孩给IT送书,劝他不要在街头荒废人生。他们一起去剧院,图书馆,展览馆,女孩和他一起讨论人民的力量等政治话题,谈论人生和理想。

但当IT向她示爱时,女孩满脸泪水,紧紧拥抱IT之后,却转身离开。IT不明所以,心如死灰。

IT因为一些破事被关进监狱,判刑一年,在监狱的夜晚,他常常梦到那个女孩。在释放后第一时间去寻找那个女孩,女孩的母亲似乎等他很久,Nobody loves you more than me carino,这是女孩留给IT的信,因为爱得太深,不得不转身离开。女孩因为在一次输血事故中不幸感染HIV,所以他不能接受IT的爱。IT入狱,女孩独自一人离开人世的心情想必是无比伤痛。读信的IT更是痛悔终生,终生再也无法爱上别的女人。

IT的歌里也有游艇,也有富人的堕落生活,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但不是羡慕,更不是炫耀,而是谴责,在《Rich Mans World (1%)》,富人的世界中,IT讲述了美国的1%的腐朽堕落和狂妄。

竟然是在《Peruvian Cocaine》,关于美国毒品问题的歌曲中,讲到了China White,中国白是卡芬太尼等强效的混合物的概称,由于原料大部分从中国的化工企业出口而得名中国白。知道中国白,你大概会明白为什么美国会要求中国限制向墨西哥出口农药原料了吧……

在这首歌中,IT分别以玻利维亚可卡因农场的奴隶工人,可卡因老板,秘鲁领导人,美国的毒品贩子,卧底警察,监狱囚犯等不同角色,演示了毒品从南美到美国的全过程。毒品已经渗入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而真正有罪的不是人民,而是美国的政府。美国政府一方面在国内清除毒品,另一方面支持美洲那些依靠毒品出口的独裁政府。在美国国内,当年的里根政府以“毒品战争”的名义大规模逮捕黑人,把黑豹党和左翼黑人运动领导人都抓捕入狱,黑人领袖被监禁、驱逐,黑豹党领袖在睡眠中被警察杀害,黑人社区被弱化。在毒品战争中,大量持有毒品或轻微犯罪的黑人被肤别性地投入监狱且刑期长,占美国人口13%的黑人竟然占了美国监狱犯人超过四成的比例。

《open your eyes》是专辑《The 3rd world》的一首歌,Open your eyes before youdie,睁眼看世界,在被资本主义忽悠瘸之前,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们承诺水和电力的私有化会更有效率,事实上,恰恰相反,私有化之后价格暴涨,让水这种生活必需品也成为穷人负担不起的奢侈品(参见拉美电影《雨水危机》),他们关注的不是人民的健康或者福利,而是他们自己的利润,其他的一切,都是忽悠老百姓的空中楼阁。他们说国有企业缺乏竞争,私有化的代价是公司们不关心我们的生存,他们只想通过强占我们的土地获利,剥削我们的工人,掠夺我们的资源。他们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会获得自由,但私有化之后,外国人和大资本们获得了真正的自由……歌中还唱到帝国主义的好走狗们,转基因,选举的腐败,石油美元等政治话题。

《Harlem Streets》讲述IT从小长大的哈林区的悲惨与罪恶,毒品,犯罪,失业和贫穷,而街区的年轻人们要么堕落,依靠犯罪发家或者死亡,要么被蛊惑参军为压迫者卖命,用愚蠢的方式逃离。IT用自己的歌向人们揭露真相,希望人们可以觉醒和反抗。

在《Leaving the Past》中,IT直抒胸臆,面临有些人对他的歌曲和理想否定与轻视,I freestyle my destiny, its not written in pages,IT大声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人生从不按部就班。我把事实用音乐讲述,用真理轰击你那被钞票出卖灵魂和那被宣传愚昧的大脑。他将坚持他的音乐和风格,而那些尚未觉醒的人,也可以创造未来,但是需要从现在开始摆脱过去。

曾经听不惯说唱,刚听IT时,朋友建议我去看一下说唱的圣作《8 Miles》,埃米纳姆的歌很好听,表演也不错,但这更像是一个落了俗套的美国成功故事,除了电影中表现了黑人日常生活的说唱场景和真实的Battle场景外,对说唱,对说唱和黑人的关系,却并无更多的认识。

IT关于说唱的一些阐述揭示了说唱和黑人关系的真谛。在一篇采访中,IT认为,Hip-Hop诞生在黑人和拉丁裔的贫民窟中,在那个可怕的,黑暗的年代里,贫民窟的人们把对美好生活的期望灌注在Hip-Hop里,音乐带给他们希望,就像种植园里奴隶的歌唱一样,是对另一种生活的向往。而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饶舌歌手都是垃圾的原因,因为一旦把Hip-Hop的文化内核抽离,剩下的只能是空壳,垃圾。

在IT的第一张专辑《Revolutionary Vol. 1》的单曲Homeland And Hip Hop中,MumiaAbu-Jamal也专门讲述了Hip-Hop的文化起源,因为美国分裂成为两个世界,富裕的和挣扎求生的,而Hip-Hop文化就诞生在秩序混乱,犯罪横行的穷人世界,黑人们在学校隐忍,在街头恐惧,几乎不可避免地要被关进监狱,饥饿,仇恨和备受鄙弃的生活,就是Hip-Hop文化中愤怒的来源。人生没有希望,贫穷像无底的深渊,让人绝望。而美国社会又恰恰相反,这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生活是如此丰富多彩而又充满希望,割裂的美国社会让富裕阶层也没有安全感。

相比于其他的音乐形式,Hip-Hop文化不需要乐器,只需要韵律和节奏,连节奏都可以用B-Box来制造,因此,这是穷人的音乐形式,只有贫民窟的穷人才能发明这种文化,而美国的黑人,遭受了贩卖,奴役和歧视,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嘻哈文化也正是在这种水深火热之中诞生,贫穷的黑人抱团维生,街舞、涂鸦、说唱娱乐便悄然兴起。他们就用这种文化形式去表达他们的生活和心声。

不公的待遇致使他们反社会、反精英,用嘻哈这种艺术载体表达了追求自由、追求快乐的渴望。因此,嘻哈的本质就应该是自由的,真实的,充满反抗精神的。

而资本控制的媒体不希望Hip-Hop不断重复悲惨的故事和血淋淋的真相,IT认为在嘻哈音乐界行业内部有力量一直想把他和他代表的政治议题音乐消灭掉,他们不希望人们听到关于巴勒斯坦,或者关于奴役和暴行的消息,他们只希望人们唱歌,跳舞,微笑,假装这个世界很美好。他们认为嘻哈只是用来娱乐人民的。

IT说:曾经,说唱歌手们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说唱得足够聪明让听众可以引起共鸣,你唱的就是他们心中所想。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能押韵,就可以说唱。而现在嘻哈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因为现在说唱歌手能不能押韵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音乐大佬们是不是看重或者有没有市场前景,而不是真正的音乐爱好者们决定的,他们没有发言权,因为电台和媒体不在他们手中。

在资本的控制之下,Hip-Hop只剩下黑帮、女人、金钱、毒品这些内容,在资本的控制之下,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谁,嘻哈之王都只能是资本主义的代言人。

但IT又是对政治说唱充满信心的,《Message and Money》这首歌就是献给所有underground歌手的,连动物心理学都有市场,连穿乳环都有市场,难道揭露真相的real Hip-Hop就找不到市场么?

不论在IT的歌里还是IT的采访中,革命多次出现,IT直言,革命不是那么浪漫和轻松的字眼,拿起枪走上街头战斗很容易,但是那是革命的最后一步,首先,要完成思想的革命化。而这,正是IT一直在从事的事业。

IT的革命观点和理念在《The Poverty of Philosophy》这首歌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首歌一点也不像说唱,更像是写给黑人和拉丁美阶级兄弟的政治宣言。造成贫穷苦难的根源是什么?又该如何改变?拉美的傀儡政府,中产阶级黑人一心向上爬的虚伪,美国的军人被欺骗到世界各地送命的荒谬。当所有人的反抗只是一心向上爬,成为金字塔尖时,改变永远没有希望。他回顾了美洲的文明历史,欧洲人的政治智慧也有向印第安人学习而来。资本主义,垄断财阀们是黑人和拉美兄弟苦难的根源,敌人不是所有的白人,不是街边的年轻人,而是白宫里伪自由派的政客,军队里的保守派,垄断资本家。相比暴富的非洲裔和拉丁裔,工厂里的白人工人更是我们的阶级兄弟。种族歧视问题很严重,但根本问题是阶级问题。不因为种族和肤色而投票,而为真正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人投票,最后,IT高呼,自由将带领我们走向胜利,革命万岁!

IT关于宗教有自己的认知,他批评教皇正在摧毁拉美的解放神学,解放神学让耶稣基督更多站在穷人一边。教皇在破坏基督和人民的关系。如果耶稣基督复活,看到今天的世界恐怕也会再次号召反抗。先知同样,如果看到现在有些人用它的名义作恶也会愤怒不已。

IT在采访中表示对他的说唱影响最大的并不是hip-Hop界的人,而是像马尔科姆X和·阿里,这些伟大的演讲者和社会活动家。

IT曾经多次公开支持Mumia Abu-Jamal,可能很多中国人对这个美国的政治犯不熟悉,美国还有政治犯?要知道,在六七十年代,在人权问题上,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是站在人权道义的高地上的,美国的黑人种族歧视问题,越战问题上被人权组织攻击地焦头烂额。

Mumia Abu-Jamal,前美国黑豹党成员,被捕时是美国黑人记者协会主席。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九日被警察枪击后被捕,一九八二年以谋察为名被判死刑。很多人认为贾迈尔的审判过程不公正,他被判死刑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他是反对警察暴力、保卫工人权利的活跃分子。一九九五年宾西法尼亚州州长所下的对他执行死刑的法令在上万人反对的情况下被迫取消。当年审判时的起诉方证人维罗尼卡·琼斯现在承认,她当时是在警察的威胁和引诱下提供证词的。美国的进步组织,无论他们之间有多少矛盾、吵闹,但无一不在争先恐后地声援穆米亚、为他的案件奔走,在国际上,在法国、南非、菲律宾、古巴等国家,都有民间的声援穆米亚委员会。1999年4月5日,挪威的“释放穆米亚委员会”的七名年轻成员,甚至占领美国驻奥斯陆大使馆的屋顶达两个小时,抗议美国对穆米亚的长期关押。1999年5月,在美国,古巴,西班牙,法国,加拿大,意大利,丹麦和德国等国家地区总共约有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抗议美国对穆米亚·阿布·贾迈尔的非法监禁和死刑判决,要求释放穆米亚行动。

关于穆米亚,也有大量的文章和影片,2007年的纪录片《In Prison My Whole Life》,讲述了穆米亚的一生。甚至在《萨帕塔游击队》的纪录片中也能看到穆米亚的身影,至于萨帕塔游击队,大家可以找《蒙面骑士:墨西哥 副司令马科斯文集》了解一下,那就是另一个的左翼故事了。

作为深受毛主义影响的美国黑人革命组织黑豹党的成员,Mumia Abu-Jamal更是对“红宝书”——《毛主席语录》特别熟稔,他在狱中写作了大量文章,常常引用毛主席语录。

受马尔科姆和的影响,1966年,Huey Newton和Bobby Seale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创建黑豹党。黑豹党认为改变世界必须透过对民众的长期组织和动员,他们试着从大众组织和社区节目规划来造就革命性的社会主义,在黑人社区提供穷人小孩免费早餐、给予社区民众政治教育。处处可以见到Red Book的身影。

除了穆米亚,IT在歌曲中还常常引用马尔科姆X的讲话,想必IT与当年黑豹党的志士们心有戚戚焉。

IT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他的故乡秘鲁当年的起义,“The Shining Path uprising”,光辉道路,一个从七十年代起义并且一直坚持至今的革命组织,那是另外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

在IT的第四张专辑《The Martyr》中,IT讲述了世界各地的游击战争和革命烈士们,Huey Newton,休伊·牛顿,美国黑豹党的创始人。Patrice Lumumba, 卢蒙巴总统,扎伊尔民族英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Salvador Allende,阿连德总统自不用说,智利革命的标志;还有,印度的甘地,以色列的拉宾,埃及的萨达特,马尔科姆·X,格瓦拉。

有人问IT音乐中的愤怒从何而来,IT说那都是正义的愤怒,我的愤怒不是因为人们对我的批评和侮辱,我为加沙被白磷弹烧死的孩子而愤怒,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无人机袭击中“被附带杀害”的平民而愤怒,为有些势力刻意歪曲基督教,教或犹太教为侵略或者屠杀辩护而愤怒。IT到过阿富汗,亲眼见到当地的贫穷和战争,在海地地震之后,一个10岁的小女孩每天给三四岁的小女孩们喂水,照顾他们。而在秘鲁,他见到一个10岁的小女孩就在街头出卖自己的身体。

黑人兄弟们谈论着改变,于是投身于政府机器以求变革。但问题是当你试图改变时,你已经受政治力量洗脑成为了个墨守成规的人,此时的你不是在改变社会,而是现实彻底转变了你。

就像圣经无法解释有人制造航天飞船一样,Red Book也同样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我们必须做自己命运的主人,停止活在别人的圈套之中。

我并不准备拯救这个世界,我只是让那些掌权者多遇到些困难而已。我的日子终将结束,我将死去或是被杀害,但我希望有人可以接过我的火炬…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作者:maoist alex。作者授权激流网刊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激流网愿成为有志青年共同的平台。长期招募志愿者,可添加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