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数智化人物展】鸿翼CTO罗永秀:以ECM企业内容管理点燃数智未来

不仅现实物质生活极度的丰富,信息技术的高度发达也将经济与服务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当今社会,数字经济领跑国民经济,根据信通院统计显示,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占GDP比重为38.6%。从互联网、社会网络,到物联网、云计算,这些信息技术手段都在飞快地与实体经济结合,帮助中国的企业、团体完成从自动化到数字化的转型升级。

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的信息手段的出现与成熟,标志着在现实世界数字化的基础上,信息技术已经能够再上一个新的台阶,通过对数据的集中收集、海量存储、深度剖析诞生出了更具有“智慧”的企业信息创新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企业将数字化与智能化两者并举,并且通过两者的深度融合,助力企业重构生产力,重构生产要素体系,引领社会关系的变革,而这一阶段,我们就称之为——数智化转型。

企业是社会活动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企业的高度发展正是引领社会经济水平提升的关键要素。企业数字化转型已经是老生常谈,而数智化转型发展,则需要在企业创建现实世界数字孪生的基础上,以智能手段加速企业的组织变革与效率增长。

虽然阶段与层次更加深化,但有一件事却是未曾改变的,那就是数据在这一企业信息升级中的重要地位。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第一步就是要“驯服”数据,让数据为企业服务,这就意味着首先要完成对数据的采集、存储,随后从安全合规和管理洞察层面,对数据进行深层的分析与利用,而这就需要一个数据管理平台,对企业内所有异构系统内的数据统一管理,帮助企业构建起一整套数据管理体系。

我认为,这个核心的平台就是ECM企业内容管理平台,而ECM企业内容管理则作为一种软件类型,能够以结构化数据与非结构化数据为基础,针对各行各业的具体场景与行业法规,构筑出基于ECM内核的多样应用,从而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而与此同时,以大数据、知识图谱、DLP等人工智能手段赋能ECM内容管理相关的软件与平台,能够让企业的数据变得更加“聪明”,在数字化转型的同时,迈向数智化的更高台阶,帮助企业平稳过渡到更智能、更灵活、更高效的全新发展阶段。

数据是企业日常营运中最直观的产出,按照数据的结构,能够被分为结构化数据、半结构化数据与非结构化数据。其中,非结构化数据作为蕴含着80%信息内容的一种数据,占据了每年增长数据总量的80%,而企业内人员每天都有近80%的时间都在与非结构化数据打交道。设计图纸、素材图片、培训视频、竞品分析,这些是非结构化数据的外在表现形式,我们的世界因为非结构化数据而丰富多彩,非机构化数据的特性也让它的管理无法直接套用结构化数据管理的手段,这些都是现实中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

企业内非结构化数据最基本的表现形式是文件。每一个文件都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它不是单独的存在,而是一种复合的数据组成,包括了一个主文件和许许多多的附件、关联文件和元数据;它不是静止不变的,而是会动态变化与更新的,每一次对文件的操作与主动事件的触发,都会更新它的内容与数据量。当一个有价值的文件不再活跃在人们的日常工作中时,它就可以被归档,成为档案,通过档案管理的手段去发挥更多的数据价值。

而内容则是文件中更细颗粒的单元,它可以表示文件发生的背景、参与的人员、业务信息等具体的信息,这些内容能够以结构化数据进行标识。通过对内容的辨析,能够在不同的文件间建立关联,形成文件的内容网络。当基于内容关联的文件经过系统化的加工、分类与提炼之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就形成了知识,作为企业的隐性资产,长久地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动能。

ECM内容管理作为一种国际通行的、成熟度高的专注于非结构化数据领域的软件类型,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历史,而在国内,对非结构化数据的管理认知也正在逐渐形成。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国内的ECM发展得以加速度过漫长的孕育期与成长期,2020年,被称为ECM非结构化数据管理元年,标志着ECM在国内得到广泛的接受与认可。

知名国际咨询公司Gartner认为:“ECM是一种战略、方法和工具,帮助企业‘采集、存储、保护、管理、使用、交换和归档’与企业组织流程相关的内容与文档,逐步实现企业非结构化内容服务平台。”ECM当前发展的重心着力于更广泛的非结构化数据范围上,包括各类过程的/体系的、个人电脑上的/业务系统中的、文档类/图片视频类/设计类的文件,致力于为第三方应用提供以内容为服务方式的消费,重视以业务为中心的内容数字化,并长久地追求以用户为中心的内容极致体验。

综上所述,我认为现阶段ECM的关注点正与数智化转型不谋而合,数智化追求的是科技以人为本的个性化与内容体验的最大化,让数据为每一个人提供量身定制、千人千面的服务。构建非结构化数据管理为中心的战略,能够帮助企业对自身现状进行清晰的评估,营造良好的数据意识与文化,全面提升协作与业务的效率,在数据得到良好管理的基础之上,循序渐进地从数字化过渡到数智化阶段。

针对现今企业内容管理的水平,我和团队构筑了CM³内容管理成熟度模型,它以内容管理的成熟度为轴线,涵盖了企业的内容管理的现有阶段,包括内容协作、内容管理、数字业务与人工智能,每个阶段企业对内容管理的着重点也不径相同。

内容协作阶段,企业最为核心的需求是借助内容管理工具对数据与文件进行存储与利用,这一阶段最常见的工具形式就是网盘,借助企业网盘,能够达到文件上云、协同共享的目的。这些存进企业网盘的文件是离散的,缺乏对内容的提炼,企业也处在内容管理的初级阶段;

内容管理阶段中的企业开始逐渐重视对文件价值的挖掘,通过对文件的解析,提炼出文件内容,并且根据内容间的关系,在文件间建立起网络状的结构,以统一的内容为抓手,对海量的非结构化数据进行集中管理,提升企业文件利用效率;

数字业务阶段,企业内容与业务紧密结合,并且通过汇聚,形成了知识体系。企业已经将数字化的文件与内容作为业务开展的重要生产要素,以内容驱动企业数字化转型,以体系化的应用支撑企业全面发展。

人工智能阶段,便是数智化转型完成的阶段。在这一阶段,内容管理与人工智能深度融合,以智能手段驱动企业高速发展。通过人工智能对数据内容的洞察与预测,实现企业决策的智能化,形成明显的外溢效益,引领企业业务链的所有合作伙伴,共同推动社会面的数智化生态共荣。

站在数字化与数智化转型的交接点,我时常思考人工智能该以怎样的方式,为中国的企业打开全新的格局。中小企业如何借助数字经济的浪潮,做到“弯道超车”?大型企业如何摆脱“笨重”、“冗杂”的历史局面,轻装上阵,拥抱数字化与智能化带来的高效发展?我相信通过ECM内容管理,企业得以从“看文件是文件”的困惑阶段,上升到“看文件不是文件”,觉察到文件背后牵扯到的知识管理、数字资产管理等一系列的场景与应用,最终返璞归真,再次回到“看文件还是文件”,洞察文件作为非结构化数据的价值,对文件进行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凭借人工智能强大的能力,引爆企业发展无限的可能性。

罗永秀,鸿翼联合创始人兼CTO,中国数据质量管理智库专家,上海软件开发技能标兵,DAMA China国际数据管理协会会员。加入鸿翼前曾任国药集团MS软件工程师、敏照计算计算机系统架构师,从2005年加入鸿翼,一直专注于ECM,推动相关技术的演进和产业化应用,是中国ECM创新技术和实践应用的集大成者。

作为总技术负责人,他主导鸿翼参与了贵州大数据平台、中国银联非结构化数据中心等数百个国家大数据项目;打造的构建于鸿翼强大的ECM底层平台和与各行业紧密结合的内容业务中台之上的解决方案服务了招商银行、上汽、扬子江药业等逾5000家企业。他还参与了工信《DCMM数据能力成熟度模型》等多个国家标准的建设,是《非结构化数据管理解决方案白皮书2020》等多部专著的主要撰写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