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马尔进球!内马尔再进球!弗雷德进球!费尔南迪尼奥进球!4个干脆利索的进球让东道主巴西队在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场较量中,以4∶1完胜已无出线希望的喀麦隆队,并以小组头名身份晋级16强——意料之中的出线却让巴西球迷仿佛赢得冠军一样疯狂,圣保罗大街上穿着巴西队服的球迷欢天喜地,“呜呜呜”的巨大汽笛喇叭声直到夜深时才逐渐停下来。

“巴西球迷的支持超过了我的想象。”巴西队主教练斯科拉里说,“我们下一阶段的对手智利队实力很强,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去踢荷兰队也不愿踢智利队,因为南美球队总能在这种时候爆发。”

然而,无论巴西不想碰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B组那两支球队更不想在淘汰赛第一轮就碰上巴西队——荷兰队与智利队的小组赛最后一轮较量在当地时间今天下午于圣保罗伊塔盖拉球场结束,尽管当时巴西队尚未确定小组名次,但获得本组第二的结果还是让智利队主教练桑保利在赛后被问到与巴西队交手的前景。

“毫无疑问,巴西队会获得他们那个小组的第一名,我们几乎可以确定要迎战巴西队了。其实,我们今天本来是想赢球的,但荷兰队的防守太密集了,他们让出了控球权强调反击的质量,这让我们很难办,因为我们一直在想如何进攻。”桑保利在赛后忍不住挖苦一下荷兰队的“务实”打法,“我们的比赛好像一场比一场更难打,我们小组赛第二轮先打了西班牙队,然后这一轮打荷兰队,出线之后第一场如果打巴西队,那么这样的赛程对我们而言,实在是巨大的挑战。但我们不会屈服,我的球员从不放弃,小组赛的经历对我们也是很好的锻炼,尽管巴西是夺冠热门球队,而且是主场作战,所有的巴西人都会为他们加油助威,我有信心战胜任何一支我们遇到的球队”。

不过,战胜这支巴西队对于智利队来说,实在过于困难,且不说巴西队3场小组赛的表现可以用渐入佳境来形容,更何况,在这个完全属于足球的国度,足球的意义大于一切,巴西队承载的重担早已远远超过世界杯本身。

“足球是贫民窟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这句话近年来频频见诸报端,并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同。但这句话并不能完全解释巴西足球的伟大之处,在足球层面上更加值得尊敬的是,即便足球没有帮助贫民窟的孩子改变命运,他们也不会抛弃足球,足球成为贯穿他们一生的信仰——记者在巴西街头看到,卖饮料的流动商贩和拾破烂的老人,比赛日都会在街边小馆的电视机前驻足,聚精会神欣赏比赛。

记者在里约热内卢采访时也看到,海边的一片片球场总是人满为患,周末时穿着博塔佛戈、弗洛米嫩塞、弗拉门戈、达伽马等各式俱乐部队服的青少年,将球场当成他们的天堂分批对战,往往上一场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哨声刚刚响起,候场的人们便一窝蜂冲进场内开始争抢皮球,似乎1分钟都不想浪费。

甚至在本届世界杯期间为世界杯发起的队伍中,人们还会带上足球来表达他们对足球的认同——当地时间今天下午,巴西队与喀麦隆队比赛开始前一小时,圣保罗市中心保利斯塔大街又迎来大批民众,他们居然在武装警察分割出来的空地上用滑板摆成球门,分为两队对战,一场原汁原味的街头足球挑战赛就这样在奇怪的气氛中展开,年轻人带球虚晃、中年人跑位策应,而背后夹球这种高难度技艺施展出来,就连旁边的警察都面露笑容。

者只是反对政府为举办世界杯强征税赋并挪用巨额民生经费,而并不反对足球。事实上,这种对足球无条件的挚爱和尊重,一直是巴西人的生活必需品——当年,罗纳尔迪尼奥从巴西格雷米奥转至法国巴黎圣日耳曼登陆欧洲赛场,法国媒体对于罗纳尔迪尼奥习惯性快发边线球感到困惑,罗纳尔迪尼奥在解释自己的行为时说:“当球出界时,我总是想很快找到足球并扔进场内,这么做是因为我不愿意中断自己踢球时的快乐。”这个答案最大限度解释了巴西足球天才对于足球的虔诚态度,这种“不愿中断自己踢球快乐”的理念,至今还感染着数以万计的孩子接过前辈的衣钵——尽管球迷能够在里瓦尔多身上找到假摔这样的“演技派”瑕疵,但从罗纳尔多到罗纳尔迪尼奥再到内马尔,他们纯粹的踢球风格已经成为足球场上最为珍贵的稀有物种,防守球员对他们的侵犯总会让中立球迷提心吊胆,生怕这些足球场上的艺术家因为故意伤害而无法再给球迷带来艺术享受。

“巴西队是全世界最好的球队,那些认为巴西足球变丑陋的说法是不公平的,别的国家球队的踢法比巴西队更难看,尤其是那些球迷很多的球队,但人们就是喜欢批评巴西队,我想,这是因为巴西足球太强大了。”在北京某高校留学的巴西小伙子莱斯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每个周末他都要充当“外援”,在北京业余比赛的球场上展现自己的足球天赋。本届世界杯前,他告诉记者,他特别遗憾因为学业而不能回国观看世界杯赛,但他不会错过哪怕是1分钟巴西队比赛的电视转播,他认为巴西足球始终是世界上最好的足球,他甚至开玩笑说,如果巴西队夺冠,他会激动得跳河,“别担心,我会游泳。巴西队拿过5次世界冠军,参加过所有的世界杯赛,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谁也没有资格来批评巴西足球”。

对巴西足球批评最狠的,往往是巴西人自己——“当巴西总统可以,但别当巴西队主教练”这句话在巴西深得人心:巴西队赢球主教练都要遭批,媒体和球迷总有在理论上更加完美的阵容和人员组合,更别说一旦巴西队输球,主教练更是千夫所指。就连功勋老帅斯科拉里都已经是“二进宫”了——2001年南美区世界杯预选赛,巴西队遭遇出线危机,火烧眉毛的巴西足协接连换掉卢森伯格和莱昂两任主帅,斯科拉里接手球队勉强出线,认清形势的斯科拉里迅速放弃罗马里奥等不愿受教练组约束的老将,确定了以里瓦尔多、罗纳尔多和罗纳尔迪尼奥为核心的“3R”攻击组合,在韩日世界杯上为巴西夺得第5座冠军奖杯,被视为民族英雄。但和巴西足协关系并不十分融洽的斯科拉里,随后离开巴西前往葡萄牙执教,直到2012年,巴西足协才又作出“艰难”决定,把“在本土世界杯率队夺冠”的历史性重任交给斯科拉里。

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佩雷拉和邓加两任主帅带队参加的2006年德国世界杯和2010年南非世界杯,巴西队均止步8强,没有表现出与其名气相符的实力,就连2011年美洲杯,巴西队同样没能进入4强,这让巴西球迷感到难以接受——他们眼中的巴西足球完美无瑕,巴西队则是他们心中“完美足球”的卫道者,尽管近两届世界杯巴西国家队成绩欠佳,但他们仍是世界足坛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足球是巴西的国家名片,人们可以不知道谁是巴西总统,但不能不知道谁是贝利和罗纳尔多,巴西这个国家的文化特质深埋于足球当中,足球运动在巴西代表着最大的信仰。”英国作家大卫·格德普拉特在《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一书中提到,“葡萄牙殖民者引来大批的欧洲人、非洲人和亚洲人聚集在这片神奇的南美大陆上,巴西最终成为多肤色、多种族、多风俗的联邦国家,尽管这个国家在其他领域默默无闻,但足球让这个国家举世闻名,巴西人认为足球运动代表着一种存在方式,艺术、天赋、气质、运气、疯狂与眼泪、上帝与魔鬼、自由与命运都可以在巴西足球中找到共鸣。”

内马尔进球!内马尔再进球!弗雷德进球!费尔南迪尼奥进球!4个干脆利索的进球让东道主巴西队在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场较量中,以4∶1完胜已无出线希望的喀麦隆队,并以小组头名身份晋级16强——意料之中的出线却让巴西球迷仿佛赢得冠军一样疯狂,圣保罗大街上穿着巴西队服的球迷欢天喜地,“呜呜呜”的巨大汽笛喇叭声直到夜深时才逐渐停下来。

“巴西球迷的支持超过了我的想象。”巴西队主教练斯科拉里说,“我们下一阶段的对手智利队实力很强,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去踢荷兰队也不愿踢智利队,因为南美球队总能在这种时候爆发。”

然而,无论巴西不想碰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B组那两支球队更不想在淘汰赛第一轮就碰上巴西队——荷兰队与智利队的小组赛最后一轮较量在当地时间今天下午于圣保罗伊塔盖拉球场结束,尽管当时巴西队尚未确定小组名次,但获得本组第二的结果还是让智利队主教练桑保利在赛后被问到与巴西队交手的前景。

“毫无疑问,巴西队会获得他们那个小组的第一名,我们几乎可以确定要迎战巴西队了。其实,我们今天本来是想赢球的,但荷兰队的防守太密集了,他们让出了控球权强调反击的质量,这让我们很难办,因为我们一直在想如何进攻。”桑保利在赛后忍不住挖苦一下荷兰队的“务实”打法,“我们的比赛好像一场比一场更难打,我们小组赛第二轮先打了西班牙队,然后这一轮打荷兰队,出线之后第一场如果打巴西队,那么这样的赛程对我们而言,实在是巨大的挑战。但我们不会屈服,我的球员从不放弃,小组赛的经历对我们也是很好的锻炼,尽管巴西是夺冠热门球队,而且是主场作战,所有的巴西人都会为他们加油助威,我有信心战胜任何一支我们遇到的球队”。

不过,战胜这支巴西队对于智利队来说,实在过于困难,且不说巴西队3场小组赛的表现可以用渐入佳境来形容,更何况,在这个完全属于足球的国度,足球的意义大于一切,巴西队承载的重担早已远远超过世界杯本身。

“足球是贫民窟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这句话近年来频频见诸报端,并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同。但这句话并不能完全解释巴西足球的伟大之处,在足球层面上更加值得尊敬的是,即便足球没有帮助贫民窟的孩子改变命运,他们也不会抛弃足球,足球成为贯穿他们一生的信仰——记者在巴西街头看到,卖饮料的流动商贩和拾破烂的老人,比赛日都会在街边小馆的电视机前驻足,聚精会神欣赏比赛。

记者在里约热内卢采访时也看到,海边的一片片球场总是人满为患,周末时穿着博塔佛戈、弗洛米嫩塞、弗拉门戈、达伽马等各式俱乐部队服的青少年,将球场当成他们的天堂分批对战,往往上一场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哨声刚刚响起,候场的人们便一窝蜂冲进场内开始争抢皮球,似乎1分钟都不想浪费。

甚至在本届世界杯期间为世界杯发起的队伍中,人们还会带上足球来表达他们对足球的认同——当地时间今天下午,巴西队与喀麦隆队比赛开始前一小时,圣保罗市中心保利斯塔大街又迎来大批民众,他们居然在武装警察分割出来的空地上用滑板摆成球门,分为两队对战,一场原汁原味的街头足球挑战赛就这样在奇怪的气氛中展开,年轻人带球虚晃、中年人跑位策应,而背后夹球这种高难度技艺施展出来,就连旁边的警察都面露笑容。

者只是反对政府为举办世界杯强征税赋并挪用巨额民生经费,而并不反对足球。事实上,这种对足球无条件的挚爱和尊重,一直是巴西人的生活必需品——当年,罗纳尔迪尼奥从巴西格雷米奥转至法国巴黎圣日耳曼登陆欧洲赛场,法国媒体对于罗纳尔迪尼奥习惯性快发边线球感到困惑,罗纳尔迪尼奥在解释自己的行为时说:“当球出界时,我总是想很快找到足球并扔进场内,这么做是因为我不愿意中断自己踢球时的快乐。”这个答案最大限度解释了巴西足球天才对于足球的虔诚态度,这种“不愿中断自己踢球快乐”的理念,至今还感染着数以万计的孩子接过前辈的衣钵——尽管球迷能够在里瓦尔多身上找到假摔这样的“演技派”瑕疵,但从罗纳尔多到罗纳尔迪尼奥再到内马尔,他们纯粹的踢球风格已经成为足球场上最为珍贵的稀有物种,防守球员对他们的侵犯总会让中立球迷提心吊胆,生怕这些足球场上的艺术家因为故意伤害而无法再给球迷带来艺术享受。

“巴西队是全世界最好的球队,那些认为巴西足球变丑陋的说法是不公平的,别的国家球队的踢法比巴西队更难看,尤其是那些球迷很多的球队,但人们就是喜欢批评巴西队,我想,这是因为巴西足球太强大了。”在北京某高校留学的巴西小伙子莱斯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每个周末他都要充当“外援”,在北京业余比赛的球场上展现自己的足球天赋。本届世界杯前,他告诉记者,他特别遗憾因为学业而不能回国观看世界杯赛,但他不会错过哪怕是1分钟巴西队比赛的电视转播,他认为巴西足球始终是世界上最好的足球,他甚至开玩笑说,如果巴西队夺冠,他会激动得跳河,“别担心,我会游泳。巴西队拿过5次世界冠军,参加过所有的世界杯赛,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谁也没有资格来批评巴西足球”。

对巴西足球批评最狠的,往往是巴西人自己——“当巴西总统可以,但别当巴西队主教练”这句话在巴西深得人心:巴西队赢球主教练都要遭批,媒体和球迷总有在理论上更加完美的阵容和人员组合,更别说一旦巴西队输球,主教练更是千夫所指。就连功勋老帅斯科拉里都已经是“二进宫”了——2001年南美区世界杯预选赛,巴西队遭遇出线危机,火烧眉毛的巴西足协接连换掉卢森伯格和莱昂两任主帅,斯科拉里接手球队勉强出线,认清形势的斯科拉里迅速放弃罗马里奥等不愿受教练组约束的老将,确定了以里瓦尔多、罗纳尔多和罗纳尔迪尼奥为核心的“3R”攻击组合,在韩日世界杯上为巴西夺得第5座冠军奖杯,被视为民族英雄。但和巴西足协关系并不十分融洽的斯科拉里,随后离开巴西前往葡萄牙执教,直到2012年,巴西足协才又作出“艰难”决定,把“在本土世界杯率队夺冠”的历史性重任交给斯科拉里。

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佩雷拉和邓加两任主帅带队参加的2006年德国世界杯和2010年南非世界杯,巴西队均止步8强,没有表现出与其名气相符的实力,就连2011年美洲杯,巴西队同样没能进入4强,这让巴西球迷感到难以接受——他们眼中的巴西足球完美无瑕,巴西队则是他们心中“完美足球”的卫道者,尽管近两届世界杯巴西国家队成绩欠佳,但他们仍是世界足坛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足球是巴西的国家名片,人们可以不知道谁是巴西总统,但不能不知道谁是贝利和罗纳尔多,巴西这个国家的文化特质深埋于足球当中,足球运动在巴西代表着最大的信仰。”英国作家大卫·格德普拉特在《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一书中提到,“葡萄牙殖民者引来大批的欧洲人、非洲人和亚洲人聚集在这片神奇的南美大陆上,巴西最终成为多肤色、多种族、多风俗的联邦国家,尽管这个国家在其他领域默默无闻,但足球让这个国家举世闻名,巴西人认为足球运动代表着一种存在方式,艺术、天赋、气质、运气、疯狂与眼泪、上帝与魔鬼、自由与命运都可以在巴西足球中找到共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