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无害的神像,马丁路德金被美国捧上了神坛,而影响力和号召力在黑人民权运动中一度超过马丁路德金的马尔科姆X,却被美国主流媒体有意的“软埋”了。

最为的软埋,无异于通过《X战警》系列电影,重构了对X的解释权。本来,X象征着对殖民史的彻底清算,象征着毫不妥协的反抗;电影过后,X成了非暴力、对话、融合。

然而,不论美国统治阶层如何处心积虑的“软埋”,都不能掩盖马尔科姆X耀眼的光芒。他是一个真正有正义感的人,一个永远不和黑暗妥协的人。一个撕开了那个年代白人主流社会虚伪的面具的人,一个给了黑人无数自信和自我价值感的人。

从他开始,美国人民开始打通了帝国的内部和外部,认识到国内的痛苦和亚非拉的灾难在帝国框架里是同构的,认识到自己则是全世界反帝斗争的内线力量。这是黑人解放运动最激进之处。

马尔科姆的死,催生一大批进步的黑人解放组织:黑豹党、马尔科姆X协会、非洲人民党、新非洲共和国、马尔科姆草根运动等。

马尔科姆托利,虽生为基督教牧师之子,却很早就基督教失去兴趣,在种族歧视迫害和牢狱之苦中,他更确信:基督教就是白人给黑人洗脑的一个工具,认为基督教就骗黑人忍受这些苦难。

在无尽的痛苦中,马尔科姆托利不断的求索,当他接触到国组织的教义,“黑人是的选民;白人是魔鬼;黑人将在末日决战中消灭一切白人魔鬼。”联系自身经历和世界殖民历史,马尔科姆对“白人就是魔鬼”深信不疑。

终于找到了自己道路的马尔科姆,抛弃白人奴隶主赐予的姓氏,改名为马尔科姆X,改宗为信仰。

出众的表达能力,充满感情的黑人经历,无所畏惧的坚定,使得马尔科姆X获得震慑人心的力量,从而迅速成为黑组织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在被压迫的现实中,马尔科姆挖掘古埃及历史中“黑色人种高贵”的观点,宣扬“黑色人种高贵”、“黑人权力至上”,并且要“暴力推翻美国虚伪的白人统治”,这是黑人唯一的道路。

到了八十年代,美国已有百万计的黑人信仰或改宗于教。寺遍布辽阔的北美大陆;可见其影响力之大,亦可见美国种族主义压迫之深。

但是,马尔科姆X的真正伟大之处,却并非来自他最初参与的黑组织。

1964年的麦加朝觐,马尔科姆X看到白人与黑人平等相处的场景,极为震撼。原来肤色并非是不平等的根源。反思美国社会,马尔科姆X第一次意识到贫富之间的差别才是根本,从此,他把矛头从种族主义的表象中抽回来,对准美国歧视穷人的体制开始发力。

在短暂而剧烈的时间内,他完成了从黑人民族主义者朝向戈明的国际主义者的转变。在美国黑运动渐渐变得体制化和温顺时,马尔克姆X以迷人的坚决性一跃而出,成为了美国黑人运动的鲜明旗帜。

马尔科姆X是个十足的行动派,回到美国,他抛弃激烈的黑白分离主张,成立各种团结组织。他不后退一步地,主张最彻底地抗美国对黑人的暴力和人种歧视。他不使用一块铁片,没有摸过一粒子弹,他只用讲演这武器,但是他主张反抗。他到处演讲,人们被他的魅力倾倒。

不仅如此,他寻求与不同宗教、种族的民权运动人士,特别是和马丁路德金等基督教人士及自由派民权组织合作,共同支持1964年民权法案。

在1964年4月,马尔科姆X发表题为《选票还是子弹》的著名演说。

“白人不是天生就邪恶,而是美国社会影响他让他邪恶。这个社会培养和滋润了这一种让人们展现出最罪恶和最低下品质的大众心理。”

“你们应当让你们的敌人明白,为了得到自由你们将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他们会称你们为极端分子、阴谋颠覆分子、煽动分子、赤色分子或激进分子。但是,只有当你们长期保持激进的立场并争取到足够的人民站在你们这一边的时候,你们才能得到自由。”

“是选票还是子弹。是自由还是死亡。如果你还没有准备付出代价,那么就请不要说什么自由。”

这一切,都表明他开始向国际运动靠拢,宣扬“美国黑人叛乱是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的一部分”。

切格瓦拉曾写信给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戈明年代的戈明世界这个国家的黑人斗争必须和全体世界人民的斗争寻求联系密西西比的问题只能伴随着刚果的问题一同得到解决。

毛主席支持美国的黑人运动说: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我深信,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也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

正当马尔科姆以讲坛为阵地,为黑人的解放而斗争的时候,一阵罪恶的扫射把他打死在讲坛上。

他是一位殉道者,从踏上这条路开始,他就直到他随时面对着死亡。然而,他无所无惧的精神和勇气,已经随着他的演讲激励和指引了无数人,他是黑人的脊梁。成千上万的人阅读他的自传,他死后的影响远远超出了生前,无数人开始走他的道路。他成为无数美国人的偶像。

多年以后,中国作家张承志以相知恨晚的语气高声赞道“真正的黑豹是马尔科姆,真正的人是X”。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