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昔日伦敦北街上,曾有一处并不起眼的房屋,它和周围的爱德华式建筑风格相似,红砖墙,尖屋顶,在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额外关注,直到2012年,这处房屋在一场大雨后突然倒塌。

随后的调查发现,并不是建筑质量缺乏导致了这起严重的事故。住在这所两层建筑中一层的Jacquie Hale和Ed Goldswain夫妇私挖地下室,引发了整个房屋的轰然倒塌。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7年,但贾奎伊和埃德依然身陷经济和法律的双重噩梦中,如今他们已经失去了购买的住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每月按揭,继续偿还房屋贷款。

2011年11月,贾奎伊和埃德以34.5万英镑的价格购买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所住宅。虽然,他们不得不和住在楼上的邻居分享一些公共空间,但对于这对中产阶级夫妇来说,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太大的家,让他们心满意足。

也正是因为对新生活的向往,贾奎伊和埃德对房屋内部进行了装修,特别是不惜重金地打造了完美厨房。两个人盘算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完成一个盛大的婚礼,而后生娃开始有猫有狗的幸福生活。

然而,受到不少富人在家中改建挖泳池,建造地下娱乐室的思想影响,贾奎伊和埃德也想通过这种便捷的方式将家里的空间扩大,挖一个地下室,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英国,通常情况下,对房屋进行改造要通过当地房屋管理委员会的审批,但贾奎伊和埃德并不想按照既定的程序操作,他们担心挖地下室的申请会被驳回,于是两个人决定私下里雇佣私人建筑公司。

在经过缜密的考察和比较之后,这对夫妇选择了当时名为Christopher Knott的建筑公司。这家公司的网站主页上煞有介事地宣传着公司的实力和成功案例,贾奎伊和埃德从中似乎看到了新家的未来。

差不多在2012年11月,地下室的建造工程开始了。起初的三个月,一切都看起来颇为顺利。但随后,贾奎伊发现,他们房屋的外墙和周围两所房屋之间出现了明显的裂缝。就在一场暴雨过后的一个周六早上,贾奎伊和埃德的房屋,开始出现了严重塌陷的状况。

当时,除了抱着衣服,仓皇出逃,贾奎伊和埃德以及他们楼上的邻居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随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硬生生地陷入到地下室里。

话说,对于谁来说,都不愿意看到这样悲惨的结果,更不要说对于已经妊娠8个月的埃德而言,前一秒钟,她还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后一秒钟,她就不得不因为受到惊吓而住进医院保胎。

负责和管理当地房屋的Barnet委员会,在专家的鉴定后表示,贾奎伊和埃德的房屋已经属于危房级别。出于安全考量,必须全部拆除夷为平地。这对夫妇也因为私挖地下室面临31.8万英镑的罚款。

而负责赔偿楼上邻居的损失以及和建筑公司,保险公司旷日持久的官司,让这对夫妇随后又背负了50万英镑的债务。除此之外,按揭25年,每个月支付700英镑的房贷,还有18年没有还清。

贾奎伊和埃德也曾经将家庭重建寄希望于保险公司。起初,他们也的确拿到了一部分保险赔偿金。但随后,保险公司表示房屋是自然倒塌的,虽然这和私挖地下室有关系,但没有证据证明是绝对的关系,为此,保险公司就这样公开的“赖账”了。

至于找建筑公司赔偿,这对英国夫妇也曾经努力过,但Christopher Knott建筑公司最初以赔偿金额巨大,已经超过公司年收入的一定百分比为由,坚持抵赖。随后,贾奎伊和埃德发现,这家建筑公司公开解散了,他们又重组了新的建筑公司,以逃脱对这起严重事故的责任。而这种做法,似乎是当地私人建筑队,小建筑公司惯用的免责伎俩。

贾奎伊和埃德希望通过法律手段来赢得自己应得的权益,但谁都知道,打官司原本就是个费时费事,花费巨大的过程。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即便法庭宣判建筑公司要赔偿,但面对着他们的解体再重组,法律的制裁也没有那么好使了。

所幸,在经历了持续不断的情感和经济的巨大压力后,贾奎伊和埃德还是顺利地从一家三口升级为一家四口,他们目前居住在一所租赁的房屋里。虽然房屋租赁依然存在着不少的问题,但起码这一家四口团结在一起,从心里上,每个人还是得到了片刻的安慰。

通过这起塌陷事件,这对夫妇已经对购买不动产产生了莫大的恐惧,他们将手上富余的钱都用来和孩子旅行。如今过去的6年里,这对夫妇带着两个儿子已经游历了85个地区,虽然属于穷游类型,但他们觉得,用有限的钱购买无限的见识和经历,更加值得。

而穷游,也成为了埃德生活的主要支撑。她还建立了专属博客,记录一家人的旅游经历,并给出不少的旅行建议,她希望这可以作为她事业的新起点,至少能让她感到“因祸得福”的那份积极的影响力。

如果当年没有动了地下室的贪念,这对英国夫妇如今至少还拥有着一个像样的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